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动态 生活 图片 视频

娱乐

旗下栏目: 健康 汽车 娱乐 时尚

朱军:做文化节目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1-17
摘要:3月9日,朱军担任制作人的人文艺术类节目《信中国》将于CCTV-1播出。该节目集结唐国强、黄渤、刘涛、杨洋、王俊凯、王源、易烊千玺、张艺兴等六十余位演员明星,从2000多封历史书信中选择50多个故事,由演员现场朗读演绎。 3月7日,《信中国》在北京举办开播

3月9日,朱军担任制作人的人文艺术类节目《信中国》将于CCTV-1播出。该节目集结唐国强、黄渤、刘涛、杨洋、王俊凯、王源、易烊千玺、张艺兴等六十余位演员明星,从2000多封历史书信中选择50多个故事,由演员现场朗读演绎。

3月7日,《信中国》在北京举办开播礼,朱军分享了《信中国》制作背后的故事,并现场“听音辨人”:节目组剪辑了明星读信的声音现场播放,由朱军来猜这是哪位明星的声音。

朱军谈起年轻艺人们对自己要求严苛,为人母的女演员读起关于母爱的信件时泪如雨下,老一辈艺术家们以卓越的表演技巧“一条过”,也有演员为如何准确传达信件主人的情绪而焦头烂额。

开播礼后,澎湃新闻专访了朱军。

朱军:做文化节目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【对话】

选的是信使,不是在演戏,而是做自己

澎湃新闻:这次读的信件的由来和筛选是怎样的?

朱军:我们找了党史办,国家博物馆,跟信件相关的包括人民大学的家书博物馆,革命圣地的博物馆等。我们一开始就明确,这一季就做中国共产党党员的书信,九十多年了,这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时期,所以我们就对口这个去找。

信件和信件是有区别的,文人写的信有一股文风,武将写的信有一股杀气,而我们选择的信件恰巧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7年来,我党优秀的党员写下的最真实的、发自内心的书信。大部分是写给家人的书信,我们不光能从这些信中感受到一个革命者的壮志豪情,更多的是我们从信件中感受到他们充满人性光辉的那一面。所以当你看到它时你会感动。

澎湃新闻:这次嘉宾阵容的选择上囊括了演艺界老中青三代,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朱军:其实在请90后、00后的演员时我也在思考,随着媒体的发达,单纯的说教没有用,需要一个引导,什么样的人可以引导呢?人心里的偶像可以引导。中央电视台带进来的中老年观众多一点,这次我们想有效地用年轻人喜欢的演员,润物无声之中去带他们了解历史。

其二是跟信件本身有关,我们选择的信件当中有一大部分是十几、二十岁的年轻人写的。让他们的同龄人去演绎,读信的这个人本身就会震撼到你。

朱军:做文化节目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部分读信的年轻演员。

澎湃新闻:请这些演员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值得分享的故事?

朱军:刚开始社会上有这样那样的说法,比如高出场费什么的,我当时也挺担心的,毕竟我们没有那么多钱,但我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,他们看完之后基本上都说,我们尽可能安排合适的档期参加这个节目。还有一些年轻的所谓流量明星,你发现其实他们对于这种主流表述的需求挺迫切的,只是没有给他们一个机会。这次每一个来的人都特别认真特别努力。

澎湃新闻:读信也是一种角色的扮演,这种表演和他们平时作为演员的表演是否不同?你会对他们的演绎提出要求吗?

朱军:成熟的演员对自己有要求,他们不希望自己完全沉浸在角色当中,但是他要感受到信的内容,把那种情感带出来,其实很难拿捏这个尺寸,弄不好你就完全成了写信这个人了,但他实际上是一个信使。

我对这个没有具体要求,我是觉得每个演员只要来到这里,他对自己一定有要求,我们自己也有体会,要么我不上,要么我一定拿出最好的状态去面对我的观众。他们自己找到的状态,我相信一定是最好的状态,你如果去调整的话可能就假了,因为他不是在演戏,他就是他自己。

朱军:做文化节目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《信中国》群像海报

做节目,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澎湃新闻:《信中国》相比之前类似题材的节目,有什么优长之处?

朱军:以技术来说,它的舞台,是全中国电视节目第一次使用潘多拉魔盒魔力360度下沉模式,它的技术含量很高,包括演员的走位,灯光的光圈定位,前景背景的光影、色调等都有所突破。我们是大胆的尝试性使用,当然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代价一是它极其昂贵,代价二是所有人必须陪着这套设备磨合。由此,我们可以在舞台上实现时光穿梭,说回到1935年就回到1935年,这个舞台呈现一下子就让我们得到了一个特别明确的环境。

澎湃新闻:这种过于炫酷的舞台技术会不会喧宾夺主?读信本来是一种很质朴的文化的传达。

朱军:虽然手段很先进,但节目其实非常纯粹,所有声光电手段,都是为内容服务,哪怕我们在舞台上绽放了一朵小花,都是跟我们要读的信件内容相关的,虽然在整个录制过程当中,用到我们节目当中有近千条视频,但都是为内容服务的。

澎湃新闻:这次独当一面做《信中国》,在你的整个演艺道路上有怎样的意义?

朱军:回顾我走过的路,《艺术人生》是我的开山之作,那是2000年,世纪之交、千年之交,再加上在1999年、2000年这两年内我痛失双亲,那个时候我的情感到了一个最压抑的点突然爆发,所以在2000年的12月,《艺术人生》应运而生,是一次驻足回望,这个节目经历过一个极其辉煌的阶段。但随着节目的老化,嘉宾资源的枯竭,这个节目被吐槽是催泪弹、煽情啊,但那时我知道我内心在坚持什么,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你的行动,做一档能够表达你内心的节目。

现在我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,不再是那个蹦蹦跳跳的年龄,也想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有一些思想的东西,这些年我写过的策划文案太多了,直到《信中国》出现,我觉得它是特别值得我全情投入的节目。

朱军:做文化节目要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

澎湃新闻:《信中国》的整个制作周期是多久?

朱军:去年四月份基本有了方向,然后去细化,到七八月份开始选择舞美设计,又经过了两个月,一直到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开始录像,十二月中旬结束。

澎湃新闻:你怎样看待文化综艺节目?怎么做才是真正的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节目?

朱军: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儿女。我曾经不止一次在很多电视研讨会上说,我们做节目的,如果身为父母的话,请你们真的思量你们做的节目愿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女看。如果愿意让自己的儿女看就去做,如果连你自己的儿女都不愿意让他们看,请住手。其实我特别不愿意把这些节目冠上一个特别大的名字“文化”,文化太大了,我觉得就是良心之作。

责任编辑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