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动态 生活 图片 视频

热闻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要闻 热闻

王思聪、柳青、宗馥莉们的权力游戏

来源:未知 作者:网络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10-20
摘要:虎嗅注:30年激荡的浪潮里,创业者先后缔造了自己的帝国:万达、联想、娃哈哈、美特斯邦威。 而王健林、柳传志、宗庆后、周成建的下一代们——王思聪、柳青、宗馥莉和周邦威能否复制他们父辈的成功呢?他们或另起炉灶、或子承父业,试图去寻找自己的路径。

虎嗅注:30年激荡的浪潮里,创业者先后缔造了自己的帝国:万达、联想、娃哈哈、美特斯邦威。


而王健林、柳传志、宗庆后、周成建的下一代们——王思聪、柳青、宗馥莉和周邦威能否复制他们父辈的成功呢?他们或另起炉灶、或子承父业,试图去寻找自己的路径。


本文首发于首席人物观(ID:sxrenwuguan),作者:江岳,小芳


10月18日,王思聪的名字出现在《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》榜单第37位,在清一色的60后、70后入榜者中,这位1988年出生的国民老公被赋予了“最年轻登榜者”的解读。


当王健林的庞大地产王国在今年蒙上不确定的灰霾时,这位网红继承者依然在走自己的路,最大的变化只是低调了而已。8年前,王思聪结束在英国的留学生活回家,王健林给了他5个亿练练手——后来这笔钱翻了8倍。


相比之下,另一位继承者的故事就没有这么顺利了。


21岁的周邦威今年迎来了商场第一场挫折。他的父亲周成建曾经打下美特斯邦威的服饰帝国,又在新品牌和时代的冲击之下步履维艰,周家转型的希望一度寄托于周邦威身上,但8月31日,周公子主导的电商APP有范向它为数不多的用户们发出了“江湖再见”的通知。


中国改革开放和下海浪潮兴起30多年后,活跃在浪尖的人已经换过好几茬。最早的那批试水者要么功成名退,要么吹散在风中,留下“二代们”这两年陆续登场,身体力行着商业传承——无疑,这是一个精彩程度不啻于“打江山”的商业故事。



从老王手里接过5亿零花钱时,留学归来的小王同时收到了这句话:干不好就回万达上班。


那是2009年,万达产业尚未到达遍地开花的巅峰期,但这一年,长白山国际度假区、武汉中央文化区两个大项目敲定,王健林跑在通往首富的道路上也是意气风发,花5亿给儿子试错,就像“定个小目标,先挣一个亿”一般随意。


那时候的王健林父子生活在两个世界,对彼此都不太服气。他们一个是军人出身读书甚少,靠部队式的管理和强硬征战地产,一个浸润在温彻斯特公学、伦敦大学学院的知识体系里,骨子里有对哲学的贵族式思考,多年分离后,他们在饭桌上大概都很难找到能够深入讨论的话题。


柳青


她坚持了下来,继而成为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。再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:代表高盛与程维见面时,她被拉入伙,加入滴滴开始创业。


父亲柳传志还是一样的态度,问女儿是否真的下定决心,如果决定了,以后任何苦都不能叫,那是自己选的路。


去西藏自驾并痛哭一场后,柳青写了一封长信,告别了12年投行生涯。她参与并推动了滴滴在资本市场的一路狂飙,2017年,她入选了当年的《时代》全球影响力百人榜,成为唯一上榜的亚洲女企业家。


此时的柳传志,有着与宗庆后类似的骄傲。被问及女儿,他难掩骄傲:


未来有天会有人介绍说,这是柳青的父亲,这天也许早晚会来到。再过十几年,也许我已经退出江湖,柳青也许越做越热闹,大概会有人说,看那个打球的老头,他是柳青的父亲。我想会有这么一天吧。


柳青的顺遂与勤奋有关,当然也离不开父亲的影响。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在评价柳青时称,人脉圈子和名门之后的身份,为她拉拢投资起到了一定作用。而此前的高盛,本身就有青睐富二代的名头。


但这些因素并不妨碍柳青成为这个时代的优秀商人。属于柳传志的联想传奇已经成为商学院教科书里的内容,如今的联想公司更像转型中的中年人,积重和机遇同时存在,前景尚未可知。不过这些负担和挑战,不再需要柳青去承担——这也正是柳传志的高明所在。



如今,继承者们的身影越来越多地活跃在各个领域,接班也好,自立门户也罢,他们天生具备优势,有父辈打下的底子,但这些底子可能变成推动力,也可能变成历史包袱,关键还在于继承者的功力。


市场对继承者们也处于观望。福布斯此前发布数据,2015年,111家已经完成二代接班的A股上市公司呈现出这样的规律:接班后,二代们所在公司的超额收益率多有下滑。其中原因诸多,比如二代在尝试新的经营风格、投资新领域等等,但显然,市场对其放心程度是不如一代的。


继承者们终需去自证实力。


还在高盛担任执行董事之时,柳青曾经发表过观点,“在中国的很多行业,早期创业时有利润可图,但这种模式未来不一定能继续传承下去,因此早期的企业文化未必要带到第二代、第三代去,需要管理者谋变。”


这些谋变者注定承担压力。超越父辈是很多二代终身要去跨越的山头。王思聪在去年曾被问到“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,你的人生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”


他回答,“这个问题挺简单的,作为首富的儿子,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,能超过父亲。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,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。”


事实上,当发现目标遥不可及时,很多继承者会选择逃避——这大概是一代们要面临的终极孤独。


责任编辑:网络